书教 打造大书法教育理念专业平台

书香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 书香
字 里 相 逢
2019年第一期  |  2019-05-24  |  作者:  |  浏览:51

        窗外冬阳暖和, 我坐于窗下, 低眉书写, 人比花低, 人比花静。 纵是如此, 却不敢与花争艳争好, 万物有情有灵, 当遵循各自的使命, 简静自然, 随遇而安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偶 然 看 到 一 句 熟 悉 的 话 , 却 依 旧 触 动 我心———“一万年太久, 只争朝夕”。 也是, 光阴简短, 飘忽若梦, 看似漫长无边, 实则稍纵即逝, 说散就散了。 若是想到什么, 就当去做, 不计因果, 忽略得失。 人生多少事, 就是在犹豫中给耽误了。


       其实, 耽误了又如何? 错过又如何? 我与缘分有过约定, 又频频与之擦肩。 有些人, 等候在你必经的路口, 虽历百转千回终会相见。 既知明天无可预料, 莫如珍惜当下, 不迷乱, 不悲情, 不感叹, 做可做之事, 留可留之人。


       我与文字的情缘, 算来已有二十余载, 而你们和我字里相逢, 亦有十年之久。 这么多年的风雨相煎, 于文字, 有落寞, 有辛苦, 也有欢喜, 有欣慰; 于你们, 有深情相随的感动, 亦有转身相离的淡然。


      今日颜说她昨夜看到一句话, 心有感思。“得到的都是侥幸, 失去的都是人生。” 她年华正好, 于当下风静日闲的安逸时光, 总觉恍惚, 将自己春秋耕耘的果报, 亦认作侥幸。 我不以为然, 数年来与文字相依, 寒窗灯影下苦乐交织, 当是冷暖自知。 一切果报, 皆有前因, 一如所有的故事, 都有主角。


       有时入了情境, 便觉得自己是文字的主角, 纵冷眼相看, 亦难以做到全身而退, 毫发无伤。我和文字的缘分, 也许是与生俱来的, 仿佛自懂事以来, 清风便教我识字, 明月伴我读书。 《牡丹亭》 里杜丽娘说, 可知我常一生爱好是天然。我亦喜自然之景, 得山水深恩, 感草木情意, 方有如此不尽灵思, 落笔似流水行云, 自在随心。


      我生于村落寒门, 非书香世家, 居篱笆小院, 非牡丹庭园。 印象中, 外公时常静坐竹椅上, 捧读诗书, 却从不与我言说。 父亲则时而翻读几册老旧泛黄的医卷, 书页上的文字, 于我恍若天书。我宁可独自坐于楼阁上, 看一场雁南飞, 于廊角下, 看一场蚂蚁搬家, 也不愿沉浸于书中, 读我过目不忘的课本。


      青山绿水, 翠竹莲荷, 鸟雀虫蚁, 伴我走过那不经世事的幼年, 让我用一生的时光都无法忘却。 无论我走得多远, 去往哪座闹市凡城, 置身于何条街闾巷陌, 内心深处终是那小小村落的黛瓦白墙, 烟火人家。


     以往只觉最美的风景在远方, 深邃的文字, 需经岁月流转, 历沧桑变幻。 后来觉得, 世间万象, 莫过于天然, 锦绣文辞, 抵不过简易白话。元好问诗: “ 一语天然万古新, 繁华落尽见真淳。” 文字如人心, 当洁净清白, 不加修饰, 铅华洗尽, 唯见自然之姿。


      世事飘忽难定, 文心更应从容简静。 写字之人, 如坐蒲修禅, 处乱象纷纭中, 亦不受外界侵扰, 历山河变迁, 不改始终。 那时年少, 不经生死离合, 却总有抹不去的浓愁哀怨, 落于文字, 成了挥之不去的牵绊。 今时, 却愿省略一切修饰, 简约淡然, 物我相忘。


       当年写字, 为寄情抒怀, 亦为谋生。 而今却只当修行, 以文养心, 行走于世间, 又不为世情所缚。 但到底修为不够, 执念太深, 怕被烦喧惊扰, 愿避世绝尘。 竟不知文字的世界寥廓无边, 又狭小幽静, 可以庇佑天下寒士, 芸芸众生, 又只容得下一颗心, 一段情。


      慢慢地, 我懂得了在文字中释然, 于文字中感恩。 不困于情, 也不乱于心, 世间万物, 各有其缘法, 所有的挂碍及不舍, 都是因为放不下。追慕名利是执, 痴于情爱是执, 陷于文字也是执。文字的深意, 亦如人生的深意, 淡然处之, 经过从容。


       读沈三白的 《浮生六记》, 偏爱 《闲情记趣》和 《闺房记乐》。 他与陈芸伉俪情深, 至死不渝, 虽是始于欢乐, 终于忧患, 但彼此在最好的年华拥有过那么美好的光阴, 当是一日抵千年。 纵来年经受生离死别, 放逐于滔滔世浪, 又有何所惧?


       芸喜曰: “ 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, 买绕屋菜园十亩, 课仆妪, 植瓜蔬, 以供薪水。 君画我绣, 以为持酒之需。 布衣菜饭, 可乐终身, 不必作远游计也。”


       是啊, 布衣菜饭, 可乐终身。 我们一世修行, 不就为了寻一处安逸的居所, 安度流年? 我爱他文字里的恬淡宁静, 亦爱那烟火情味。 若可以隐于小户人家, 谁又甘愿流离奔走, 餐风饮露。 守着一屋一院, 一人一心, 一茶一饭, 远胜过看乱世红尘的万千风景。


       我和文字, 当是前缘未了, 今世方有这深刻的相逢。 与你们亦是因为文字, 方有了这段际遇。我不知这段情缘还能维系多久, 三年五载, 或是一生一世。 今生是过客, 或是知交, 皆不重要, 缘起缘尽亦不悲不喜。


       也许有一天, 我会搁笔, 与你们暂别, 不是因为倦累, 亦不是因为才尽, 当是有别的使命。或纵身于最深的红尘, 过尽百媚千红, 在人群中修身克己; 或深居于梅庄, 隐姓埋名, 被遗忘在林泉世外, 清简度岁。


       那时的我, 安心做个闲人, 置地购梅, 遍植山林, 纸窗竹榻, 炊饭煮茶。 若有相知之人, 携手地老天荒, 自是人间仙侣。 若此生不遇, 亦不孤寂悲戚, 还有漫山的梅, 满室的书, 相伴相依。


       我愿缓慢地老去, 而文字亦随我的平静, 简约清澈。 字里相逢, 看似虚幻缥缈, 实则真实美好。 你们于文字中所见的, 亦是最真的我, 天然不加修饰。 我的文字, 见花草, 见心性, 也见众生。


       不为那擦肩而过的回眸, 不为与你在下一世遇见, 只为了却此生未尽的缘。 文字还在, 你还在, 我还在, 此后, 淡看世间事, 常生欢喜心。

(冰清玉洁 摘自 《你是我今生最美的修行》

湖南文艺出版社)


上一页:人世真局促

下一页:没有了